善用创意经济天赋拿督刘明

最近大学预科班固打制闹得沸沸扬扬,加上教育部长无厘头地把它扯到聘请通晓华语雇员的课题,无疑火上加油,一发不可收拾!

教育部长马智理说华裔比较富裕,有能力购买参考书和聘请补习老师所以成绩好,进大学相对容易。他也影射马来大学生失业的原因,是因为华裔企业不想聘请不懂华语雇员。


我不是政治评论员,不想在政治角度看问题,只是想在经济层面分析马来西亚有否走出种族主义的新方向。

我经常讲一个故事:假如有3个同龄的男孩分别漂流到一个荒岛。他们是阿里、阿华和穆都。这时候他们无所依靠,只能听天由命,自食其力的挣扎求存。你认为最后谁能生存下来?

答案是:大家都有生存的同等机会。

因为生存取决于:你的求生意志和你之前累积的经验和智慧,与种族肤色一点关系都没有。

巫统于独立后实施的种族经济政策执行了61 年,在全世界都在讲人工智能(AI)、讲5G、讲如何利用科技提高生产力的时刻,我们的政府竟然还鼓励友族同胞走后门进入大学殿堂,简直匪夷所思!


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马来领袖,还信誓旦旦不知羞耻地说马来民族缺乏竞争力,需要至少20年的保护伞才能生存,他们似乎在暗示其族群的智商奇差无比。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发觉世界上各人种的智商高低其实都差不多,是“知识”把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区分开来。

当然,不同种族有不一样的天赋,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我想,我国从政者在制定政策时,只从数据、经济和社会结构考虑问题,没有从各族与生俱来的软实力斟酌。

马来民族其实是一个非常乐天浪漫的民族。他们具备了与生俱来的艺术细胞,对创意有着非常高的天分。

因为感性,所以绝大多数的马来人都不善经商,但政府几十年来都拼了命制定各种奇葩政策,以提升土着的经济地位。

半个世纪过去了,成功的马来商人没出现几个,倒肥了无数的朋党贪官!

善用创意经济天赋拿督刘明 只要人民“揾到食”,经济天天向上,我国人文才有发展空间。

传统文化渐失

我记得20几年前当敦马第一次拜相的时候,我们的马来社会基本上是比较开放的。

当时,许多公司的办公室小姐不分种族,都会在星期五穿着Kebaya 或Baju Kurung上班,非常热闹好玩,我们的公司也不列外。

敦马下台之后,巫统政治势力大不如前,纳吉政府为了选票和回教党较量谁是回教的拥护者,而逐渐把马来族群推向保守主义的深渊。

于是,马来女生被禁止参加选美活动,带头巾的女生越来越多,就连让女生穿上后显得更婀娜多姿的传统马来服装kebaya,也被视为亵渎真主。

皮影戏被禁,很多马来舞蹈也因“抵触”回教教义而从此走入历史。

马来社会失去了传承已久、深具魅力的传统文化,换来了进口的阿拉伯文化。

保守主义最致命

文化和宗教的界限,已经混淆了。

保守主义,恰恰是艺术创作的致命伤。

这种软实力其实是马来同胞赖于生存的骄傲,它甚至是他们向世界展示实力的武器,但非常可悲,它几乎被无耻的政客抹杀了!

在这种氛围底下,马来社会很难再有P南利和苏迪曼这些让所有马来西亚人感到骄傲的天皇巨星。

创意商机大

话虽如此,创意经济还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行业,我想政府与其花那幺多资源让土着参与他们不擅长的传统企业,不如另辟新战场,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创意经济。

更何况新马来西亚也必须拟定和重新规划新的策略和方向,创意经济自建国以来就从来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虽然我们绝对不乏人才,尤其是马来同胞。

创意经济包括娱乐、电影、设计和电子游戏等等。

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创意经济的全球总值为2.25兆美元(约9.43兆令吉),是一个非常庞大而且欣欣向荣的行业。

日本、韩国甚至我们的邻居泰国,都把创意经济发挥到淋漓尽致。创意经济除了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对推广旅游业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我相信新政府在敦马的领导下,应该会逐渐淡化回教色彩而采取比较务实的政策,只要人民“揾到食”,经济天天向上,我国的人文才有发展的空间,那些牛鬼蛇神极端主义就没有滋长的机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