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外派台籍主管的佔中观察:问题不在经济或民主,在于能否喝到

作者:Bryan (外商亚太区资深经理,现居香港)

西班牙放大假的第一天,知道自己居住的城市香港起了风浪,当时眼前是闪烁着阳光,波平如镜的碧海蓝天,接下来每天赏美景啖美食都有着「隔江犹唱后庭花」的罪恶感 。

我坐在巴塞隆纳的海边,看着市民悠闲地在沙滩上漫步,情侣(包括自在的同志情侣)在夕阳下停驻了无限好的时光,顿时错乱了起来。这是一个还在经济危机挣扎着起身、失业率高达25%的国家;而香港,作为已开发地区,仍有远超欧美、大约3-4%的经济成长、失业率也只有3-4%的美丽城市。

走上街的民众,为什幺不愿意欣赏不输巴塞隆纳的海边夕阳?

一位外派台籍主管的佔中观察:问题不在经济或民主,在于能否喝到
香港,作为已开发地区,仍有远超欧美、大约3-4%的经济成长、失业率也只有3-4%的美丽城市,走上街的民众,为什幺不愿意欣赏不输巴塞隆纳的海边夕阳?(图为香港太平山夜景)
笨蛋,问题「不在」经济

一样因为更好的「经济」报偿,我也为了五斗米来到香港。刚来时对于港人不怎幺尬意大陆人很是不解,满街的观光客,订不到位的餐厅旅馆,本人所在行业也是拜大陆观光客之赐,业绩蒸蒸日上。

于是很多人说,香港吵什幺,赚的还不够吗?我也以为赚的钵盘满溢日子应该超开心的吧? 没错,大家数钞票很开心,但是这些经济报酬得有代价,代价还不菲。

问题在民主?

于是很多人说我懂了,北京像爸妈给孩子吃好穿好,但抱歉我得管一管你,不准玩太大,不准乱说话,爸妈由不得你来选,于是叛逆孩子不爽要换爸妈?

其实没那幺简单。

若我爸给我开法拉利买LV外双C,我是愿意乖乖听话的,安居乐业的人应该不会想找政府麻烦,自己选出来的爸妈未必做得比现在好,英治时期的香港如是,新加坡如是,努力赚钱,就算炒股炒楼也是在游戏规则裏优胜劣败,也没见民众上街争什幺。所以呢,问题似乎也不在民主 (先别unfriend我,耐心见分晓)。

生活今非昔比

因为代价不是失去了没有真正拥有过的民主,是因为失去了安居乐业的生活、最踏踏实实细细微微的每天的生活。

在铜锣湾尖沙嘴,一不长眼,鞋子就要被行李箱辗过;搭地铁火车稍微礼让一下就出不了车门;插队、吐痰、喧哗、便溺,这些受英国教育薰陶的香港人难以接受这些不文明。我在大陆工作6年,完全体谅大陆文明素质还在加紧的阶段,我们不能期待短短几年之间十三亿人人知书达礼,即便台湾30年前仍有许多人随地吐痰,透过教育慢慢改变。这些插队吐痰的人也没有人从小教育他们,其实不能责怪。只是我也理解并想要强调香港人目睹这些不文明在自己家园上大量发生时的情绪。

还有环境的改变:代表香港传统从小到大吃的茶楼、粥粉店,现在变成大陆游客最爱的金子店化妆品店。我自己最爱的一家海防道上的牛杂摊也在去年关了,街道、巷弄,市集,原本市民们的生活空间不断被压缩或改变;治安的恶化:扒手、偷盗、诱拐婴儿的,就连我参加的登山社团都要在出行前提醒大家最近有「山匪」出没,大家要小心。

没错,山匪,这「留下买路钱」的行当居然现在还有,真是各行各业都要来香港捞金。当然还有资源的竞争:从怀孕起就要跟大陆人抢床位,孩子出生抢奶粉,抢幼稚园,长大还要抢学校抢工作。

其实香港人都知道经济发展必然有代价,竞争不过的粥粉店当然关门,治安恶化也不是只有大陆人来才会有,资源竞争本来就是他们熟悉的资本主义规则,只是当一切都大量发生,这代价太大,并且,最重要的是,当民众诉诸政府来解决这些问题时,他们发现这是一个并不以香港利益为优先考量,揣摩上意、甚至会玩小手段的政府。于是从香港政府到北京,民众发觉他们无法信任。

一位外派台籍主管的佔中观察:问题不在经济或民主,在于能否喝到
「我自己最爱的一家海防道上的牛杂摊也在去年关了,街道、巷弄,市集,原本市民们的生活空间不断被压缩或改变。」(图为位于香港中环的莲香楼)
是的,问题就在信任

英治时期的香港不是没问题,只是人民信任政府,信任政府会把问题解决;信任政府的能力、信任政府的廉洁、信任政府为香港打造了全世界第一名的经济自由,只要努力,你可以获得合理的报偿,大家都按规则来,优胜劣败,心服口服。

然而现在,当安居乐业的环境不再,原本该解决问题的政府却是让人难以信任,更不敢想像越来越中国化的香港会变成怎幺样,无法信任未来,这种不信任的不安全感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原本只关心股价楼价,谈生意不吃亏,讲求现实主义的香港人这回居然上了街头,争的是「民主」。

民主是解决问题的手段

民众的诉求其实很简单,真普选就是我可以提名我想要的候选人,这对于台湾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民主程序。

其实我也不认为完全民主适合每个国家,当一个国家的经济教育文明素质都还没达到一定程度之前,完全民主可能只带来更不稳定,比如伊拉克比如菲律宾(咦,好像都是被美国搞的)。但是香港作为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亚洲第二高的地区(仅次新加坡,高于日本),没有什幺理由不让香港拥有真普选。

一位外派台籍主管的佔中观察:问题不在经济或民主,在于能否喝到
香港作为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亚洲第二高的地区(仅次新加坡,高于日本),没有什幺理由不让香港拥有真普选。(

让香港民众选出他们可以信任的领导者,组织可以信任的政府,然后信任新政府能帮助他们解决回归后的种种问题。所以民主是手段,其实每一票都是代表民众对候选人的信任。当然,如果最后他们选出来的政府一样无能(甚至更糟),香港人也只能摸摸鼻子,没什幺好说的,因为人是自己选的。但是,首先,请先给他们这样基本的权利。我觉得这是一个给北京展现大国风範的好机会,更可以是拿出诚意做给台湾看的样板。现在就看中国领导人的智慧和格局了。

最后我想对香港说,妳是我住了快三年的美丽城市,一样有着波平如镜,阳光闪耀的碧海蓝天。我希望妳变得更好,我将再度带着一碗牛杂到海边,边大快朵颐边欣赏着无限好的夕阳。

香港加油。

▲ 面对庞大政权,港人坚决走上街头争取自己相信的价值。抗争不只是一刻激情,香港佔中消息需要你持续关注:「关键评论网 香港」Facebook专页


一位外派台籍主管的佔中观察:问题不在经济或民主,在于能否喝到
我希望妳变得更好,我将再度带着一碗牛杂到海边,边大快朵颐边欣赏着无限好的夕阳,香港加油。(清水湾夕照,
上一篇:
下一篇: